_苏州银行工作人员是与人合谋进行2500万元的诈骗贷款还是挪用公款

K图 002966_0

最近,裁判文件网络文件公开,苏州银行客户经理夏某与某国子公司业务员周某一起利用职务,获得苏州银行融资款共计2500万元,本来想过桥通过民间贷款生意捞“一笔”,但最终还款本金也参差不齐,国资12000万韩元。

判决书显示,周某是阳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的业务员,主要从事短期融资等工作。河某于2015年1月加入苏州银行洋河分行,担任客户经理。

2016年4月,两人利用朱某的职务谋取便利,以寿阳原力纺织有限公司的名义,从苏州银行洋河分行贷款人民币500万元,转入寿阳工业外贸有限公司账户后,将钱转入朱某、夏某的银行账户,以返还个人贷款和民间贷款等。

首次500万贷款成功后,朱某和河某的胃口更大了。2016年8月,两人商定重新利用朱某的职务,并通过江苏绿宇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向苏州银行洋河分行贷款人民币2000万元。这笔2000万韩元的贷款资金是该国资下属全资担保子公司提供的最高金额担保担保担保,信用期限为1年。

2000万韩元资金汇款后,一部分将用于返还2016年4月有用的500万韩元贷款,其余部分将用于返还个人贷款和民间贷款等。

两人狼狈为奸,共获得苏州银行贷款2500万元。2017年2月,2000万元贷款到期时,两人偿还苏州银行洋河分行800万元本金及19万元利息,其余1200万元由上述国子公司下属担保子公司代理该银行的保证金,因此发生了校友事件。

通过一审判决,江苏省襄阳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朱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与被告人夏某一起挪用国有资产的数额巨大,不可退还,其行为已构成挪用公款罪。被告人朱某、夏某共同犯罪。其中被告人朱某在共同犯罪中扮演主要角色,主犯和被告人夏某在共同犯罪中扮演次要角色,是鸡宗罪。事件发生后追回100多万韩元,减轻对两名被告人的处罚。

一审法院最终以挪用公款罪判处被告人朱某有期徒刑10年零6个月。判处被告人夏某9年有期徒刑。命令被告人朱某、夏某退还贪污款项。

初审判决后,周、夏两人不服,认为自己不构成挪用公款罪,构成贷款诈骗罪。双方申请上诉,请求法院从轻判决。在上诉理由中,两人认为,与案件有关的两笔贷款不是国子公司的钱,没有进入国有公司的账户,因此不属于公款性质。此外,两人都认为自己是从犯。

二审法院、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后认为,这2000万韩元作为国子公司的融资款属于公款。朱、夏两人的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因此,两人提出的本案,在骗取贷款罪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中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不会收到信。

另一方面,二审法院表示,在共同犯罪中,州、河两人共同商议、相互配合、分工的作用基本相似。一审法院在区分主仆犯的基础上,承认夏某为从犯,没有明显的不当之处。一审法院的判决是证据确凿、充分、定罪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的基本事实。最终,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案中,河某所在的苏州银行洋河分行已经发生了不止一个风险案例,在信用管理、员工行为管理方面存在很大漏洞。

根据审判文件网2018年9月公开的判决书,苏州银行洋河分行客户经理徐某利用职务伪造公务员身份,骗取苏州银行洋河分行“公务贷款”、“精英贷款”。涉案的三名犯人分别被判处1至8年半的徒刑。

2014年4月至2016年9月,徐某在担任苏州银行洋河分行客户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与丈母娘一起,对宿迁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宿城区镇津镇政府、宿城区重阳镇财政所等机构的公章进行核查、PS等方法伪造收入证明、公积金缴存证明等。

据悉,徐某等人为100名没有公务员等身份的借款人办理了虚假的“公务贷款”、“精英贷款”,随后苏州银行洋河分行资金共计2720万韩元。

2018年10月,根据前江苏宿迁银监局公布的罚款第四章,苏州银行洋河分行在信用管理、员工行为管理中因未达标被判45万韩元。

罚款显示,苏州银行洋河分行主要负责王瑞权,该分行在信用管理、员工行为管理中没有履行应有的管理义务。其中,彼此对该分公司挪用部分贷款资金负有直接责任,罗小时对该分公司的信用管理、员工行为管理缺位负有管理责任,梁锦安对该分公司的信用管理、员工行为管理缺位负有领导责任。

宿迁银监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46(5)条对苏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宿迁洋河支行处以罚款人民币45万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48(3)条,禁止对徐璐终身从事银行业,取消对罗时健为期三年的高级管理职务资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48(2)条,对养禽案提出警告,并处以人民币8万元的行政处罚作为罚款。

文章来源:界面新闻

_苏州银行工作人员是与人合谋进行2500万元的诈骗贷款还是挪用公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