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惩戒强度《反电信网络欺诈法》欢迎三个案例从中可以看到一些重大变化

8月30日至9月2日,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六次会议将对《反通信网络欺诈法草案》(以下简称《草案》)进行第三次审议。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发言人杨合庆指出,草案第三次审议稿提高了对电信网络诈骗违法犯罪分子的惩戒力度,增加了对从事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及相关犯罪的人的规定。可以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填写信用记录,并采取相应的惩戒措施。还进一步加强了对尚未构成犯罪的人的行政处罚。

针对发生通信网络诈骗的信息链、资金链、技术链、人员链等各个领域,加强预防制度措施建设,将“亡羊补牢”改为“提前做好准备”,将“打击”改为“防止管制”。

据采访的专家称,打击通信网络诈骗需要政府部门和执法机关的拳头攻击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只有有防守组合,才能有效地抑制通信网络诈骗。

五大修订内容值得关注

杨合庆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发言人记者招待会上介绍说,2021年10月常设委员会第三十一届会议和2022年6月常设委员会第三十五届会议两次审议了反信托欺诈法草案。

对反通信网络欺诈法草案的第二次审议稿,共有12390名公众提出了28406条意见,这主要是建议加强对通信网络欺诈违法犯罪分子的惩戒。加强赃物回收,为通信网诈骗受害者群体建立救助制度和措施,完善诈骗资金处置制度,为受害者尽可能多地挽回财产损失。忠实完善宣传教育防范方面的规定,提高公众的防范意识和能力,增加对重点人员的防范宣传,鼓励公众举报奖励等。

在这方面,草案三审查者计划作出以下重大更改:

一是在规定政府及相关部门义务的基础上,增加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发挥审判、检察职能,依法预防和惩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规定,完善公安机关相关工作机制,加强能力建设的规定。

二是加强对通信网络诈骗违法犯罪分子的惩戒力度。包括:对从事通信、网络诈骗犯罪和相关犯罪的人增加规定,可以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填写信用记录,并采取适当的惩戒措施。进一步加强对尚未构成犯罪的人的行政处罚。电信网络诈骗者除依法承担刑事责任、行政责任外,对他人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第三,加强宣传教育预防。包括:增加规定、加强对老年人、青少年等的宣传教育、宣传教育的目标、提高准确性,要求相关行业企业及时提醒用户注意这一领域新出现的通信网络诈骗手段。规定公众举报通信网络欺诈的奖励制度。

第四,完善关于处置欺诈异常情况的举报制度,增加规定有关方面应将处置理由、救济渠道等通知被处置对象,并根据由谁决定、谁负责的原则完善上诉渠道。

五、规定人民检察院在履行反信托诈骗义务中,可以对侵害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北京市余衡路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杨振宇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通信诈骗犯罪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行为等相关犯罪人的追诉中,有些轻微,没有因初犯、同伙等被起诉或被判缓刑。他们的法律处罚或处罚较少,有侥幸心理,反复参与,有助于电信诈骗。对此,给予适当的加重处罚,可以抑制相关人员的参与,帮助通信诈骗犯罪,在预防犯罪中发挥积极作用。

杨振宇补充说,草案增加了“电信网络诈骗者除依法承担刑事责任、行政责任外,伤害他人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的规定。电信网络骗子对受害者造成损害的,要承担民事赔偿义务。同时,也为因通信网络诈骗而受害的受害者的民事追缴行为提供了明确的法律依据。民事纠纷发生刑事案件的可能性也可以避免。

把“亡羊补牢”改为“未雨绸缪”

杨合庆表示,我国《刑法》、《刑事诉讼法》等相关法律对如何惩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作出了非常具体的规定,刑法的相关规定经过多次修改和完善。依法追究通信网络诈骗犯罪分子的刑事责任,法律依据比较充分。另一方面,实际上,政府和有关部门近年来采取了多种措施,预防和惩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但是,从总体上看,目前通信网络诈骗仍在蔓延,严重损害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严重损害了社会诚信和国家形象。

这次,草案三审稿人显示了以下特征:

第一,在综合治理、源头治理和法律治理的基础上,注重前端预防。该法对发生通信网络诈骗的信息链、资金链、技术链、人员链等各个领域加强预防制度措施建设,同时将“亡羊补牢”改为“提前防备”,将“打击”改为“防控”。

第二,该法是“小切口”的专门法律,其目的是坚持问题导向,坚持紧急先行,适应当前实践的迫切需要,为打击通信网络诈骗提供强有力的法律支持。

第三,压缩各方的责任。反欺诈法草案对地方政府的领土责任、行业主管部门的监督责任、政法部门的惩罚责任、企业的防范责任、提高公民的防范意识等作出了全面的规定,结合拳头形成了合力。

杨合庆在被问及如何将“亡羊补牢”改为“提前做好准备的计划”时指出,实施有针对性、准确的宣传教育和预防警报是反信任网诈骗事业的重要实践经验。在总结实践经验的基础上,草案作了细致的规定。

草案三审查规定了各级政府和有关主管部门的宣传教育责任。加强对老年人、青少年等的宣传教育,提高宣传教育的针对性和准确性,开展反社会宣传教育,开展进入学校、企业、社区、农村、家庭的“五进制”活动。规定鼓励公众举报的激励制度。另外,公安机关还与相关部门、企业一起建立了对通信网络诈骗的预警劝阻系统,发现有通信网络诈骗的迹象和嫌疑,要求人民群众及时劝阻。

北京师范大学网络研究院院长助理、博导、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心光对记者说,通信网络诈骗是预防犯罪,打击通信网络诈骗也要依靠政府部门和执法机关的重权输出。也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只有防止结合、多措施、综合治理才能有效抑制通信网络诈骗。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络安全管理局一级巡逻员(正局长级)周小青表示,工信部共同公安部发布了卡损公告,累计处置了1亿张高风险电话卡、1亿张物联网卡和6200万张相关网络账户。部署推进了“打猫行动”,联合公安机关取缔了3758个“猫塘”窝点和1.16万台扣押设备。

同时,“加快建立国家综合反诈骗系统,实现对诈骗资源的核心处理能力,2021年以来累计处置相关域名网站214万个,拦截诈骗电话25.4亿次,诈骗短信30.5亿个。建立12381诈骗警报劝阻短信系统,准确发现潜在骗子,实时发送2.92亿条警报信息。”周小青指出。

国际注册信息系统安全认证专家、律师白乌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技术反射器是追踪通信网络诈骗技术链、信息链和资金链的关键方法之一。通过技术手段,更快、更准确地掌握异常交易、电话卡使用异常等情况,防止通信网络诈骗事件。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提高惩戒强度《反电信网络欺诈法》欢迎三个案例从中可以看到一些重大变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