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销售额连续2年成立drola IPO太着急了

与森马服装、安内尔、金发拉比、斯塔特股份相比,伊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拉拉”)资本配置明显落伍。作为童装品牌的“新秀”,成立不到4年,艾拉紧急提交股票,谋求股票上市,最近衣服拉已经收到证监会的选拔反馈,IPO正在向前发展。但是,对于报告期间销售收入逐渐下降、疑似电商销售缺乏竞争力的拉拉来说,此次上市胜算几何是未知数。

销售收入逐渐下降

成立不到4年,拉拉急于在a股上市。从公开的信息来看,拉拉上市前一天面临销售收入下降的尴尬。

招股书显示,ILALA成立于2017年11月9日,是自主品牌棉童装服装企业,分别是“LARA”、“银玉爱”、“安卡米”、“Hello”。拥有“DR”四大棉童装品牌。

根据财务数据,2018-2020年埃拉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5573.8万韩元、74915.19万韩元、67383.450万韩元,其中,各报告期的主要营业收入分别为75755.44万韩元、74896.97万韩元和67324.71万韩元。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2019年、2020年主营业务收入均明显下降。这种情况也受到证监会的关注。在选拔反馈中,证监会要求结合产品结构、平均单价、数量等分析销售收入持续下降的原因,以及相关风险是否充分公开。

对此,埃拉证券部在回信采访中表示,2020年主营业务收入比2019年减少,主要受“新冠”疫情的影响。

根据招聘书,LARA的主营业务收入来自幼儿童迷你服、儿童家庭服、内衣内裤、外出服和其他童装。从收入结构上看,LARA婴儿洞迷你服、儿童家装的销售较高,其中婴儿洞迷你服约占50%。

作为公司的主力产品之一,LARA刘亚东迷你服装报告期间收入明显减少。数据显示,LARAVIA MINLOVE 2018-2020年实现的销售额分别为39256.4万韩元、35637.45万韩元、33559.43万韩元,各期间主要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1.82%、47.58%和49.85%。

从招股书来看,埃拉刘亚东迷你服2019年的销售额下降主要是由于该产品的销售量下降和售价下降。埃拉拉具体表示,2019年公司刘亚东迷你服装销量比2018年下降,主要是由于冬季平均温度同比上升的影响,秋冬产品销量下降。另一方面,秋冬婴儿迷你服的平均销售单价比春河型号高,因此秋冬产品销售比重降低,整体婴儿迷你服的平均销售单价降低。2020年拉拉婴儿迷你服收入下降,主要是由于“新冠”传染病的影响销售额减少。

2018-2020年,衣拉腊家装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8615.260万韩元、16929.390万韩元、11912.55万韩元,各期间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4.57%、22.6%和17.69%,销售额也呈下降趋势。

相反,LARA的内衣内裤在2018-2020年销售额大幅增加,每个期间相应的收入分别为6123.9万韩元、8951.75万韩元和9686.32万韩元。

“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的持续好转,服装市场的内需销售明显改善,公司的购买、生产和销售恢复正常。”拉拉证券部是这么说的。

电子商务销售被怀疑缺乏竞争力

一位服装行业负责人认为,销售渠道建设对服装企业的发展至关重要,拥有的终端渠道数量是品牌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从公开的招股书来看,拉拉的主要销售渠道是分销渠道,报告期内80%以上的收入来自分销模式。

投资金融专家许晓恒认为,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消费者购物的渠道和习惯发生了明显变化,加之传统的线下渠道受疫情影响萎缩,童装消费转向线上渠道的趋势明显,童装电商品牌也不断出现。近年来,各大线下品牌的童装纷纷加代码,部署电商渠道。提高市长/市场竞争力的关键是提高品牌影响力。

独立经济学家王积坤也表示,随着电子商务的迅速发展,发展成为电商平台的童装品牌也实现了快速增长。这些品牌以各种电子商务平台为主要营销渠道,以在线方式进行产品宣传和销售,成为童装市场新的竞争主体。

埃拉拉证券部表示,近年来,随着电子商务的迅速发展,网络渠道成为推动众多企业发展的新动力和新趋势,除了线下流通模式外,还开始逐步丰富在线形式体系。目前,通过淘宝、天猫、京东、唯品会等知名综合电商平台,以直营、分销、代理销售模式向最终消费者销售产品。

然而,在电子频道,衣服拉拉的收入呈下降趋势。数据显示,2018-2020年,ILARA的电商渠道销售额分别为10326.15万韩元、7746.5万韩元和7182.55万韩元,各期间主要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3.63。

对此,证监会要求在ILA分析报告期间,电商收入持续下降的原因和合理性,说明公司产品电商销售缺乏竞争力,以及相关风险是否充分公开。

ILALA证券部在回复采访中表示,目前公司的产品营销主要依靠线下分销模式,在网上渠道上建立了管理制度完备的高效分销渠道系统,营销网络密集,渠道深度也不断下沉,确保公司销售额得到良好发展。

艾拉证券部随后表示,对于电商销售渠道的后续布局,公司的在线渠道销售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公司计划在现有电子商务事业发展的基础上,扩大对移动互联网应用领域的探索。计划大力开发抖音(抖音)、快手、淘宝直播等皮带平台,进一步提升公司在线业务规模和品牌整体渠道影响力,进军“六一”。(注:)类似于天猫“双11”“六18”的互联网婴儿产品购物狂欢日,品牌重点营销,这种新兴电商型的

库存周转率降低

库存高的企业也是服装行业的通病,衣服拉拉的库存情况同样受到关注。

据股东书显示,2018-2020年各报告期末,LARA的库存帐面净值分别为20761.7万韩元、18795.48万韩元和20968.47万韩元,公司总资产的比率分别为39.32%、38.22%和25.31%

据股东书报道,LARA报告期提出的库存下降价格分别为886.8万韩元、939.92万韩元、1000.45万韩元,公司库存账面余额的比例分别为4.1%、4.76%和4.55%。

埃拉拉证券部在回复采访中表示,目前公司的库存余额主要是库存商品,为进一步加强公司的库存管理水平,降低价格下跌风险,将继续加强季度产品设计、原材料采购和生产计划性,积极采取市长/市场促销等措施,将库存控制在合理水平。同时,公司高效的供应链管理确保供应链的各个环节连接良好,商品的销售信息及时反映在企业中,共同减少商品的损失和库存压力。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拉拉的库存周转率下降了。数据显示,LARA 2018-2020年库存周转率分别为2.5次、2.24次和1.92次。服装消费具有市场周期短、市长/市场趋势变化迅速、需求不可预测的特点,服装行业的公司与其他行业相比,库存问题普遍存在。报告期间,公司的产品销售比较好,供应链体系完备,供应及时,没有库存停滞的情况,公司的库存周转率和同行业和公司差不多。北京商报记者刘凤柱。

-4年销售额连续2年成立drola IPO太着急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